您的位置:大赛首页 > 动态快报 > 正文

陈禹:新时代,新人才,新教育

发布于: 2013-03-22 15-15-17    作者:大赛组委会    有(8377)人阅读

中国人民大学陈禹教授致辞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各位领导,各位嘉宾下午好。刘芳跟我说利用这个机会要讲一讲互联网技术带来的商业变革和要求,确实非常想和大家交流这一点,确实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这个题目实在太大,因为15分钟实在讲不过来,利用题目也太长了一点。我把它凝练了一下,围绕着刘芳给我出这个题目,我讲三个关键词,一个是新时代,新人才,一个新教育,谈这三点。

    应该说互联网协会组织这个事儿是一个非常好的事儿,而且五届越做越大,能够到今天这个规模,本身就符合时代的需要。首先第一个词,新时代这个词,我就想说一句话,大家要有一个观点,互联网这个时代是一个全新的时代,我们把它有的时候叫信息时代,它和工业时代是完全不同的社会。所以我们很多很多的东西,我们一些理念,我们一些技术,我们一些教育模式,人才培养模式,可以说社会上的一切的一切,大家都要立足于这一点,我们现在是一个新时代。

    新时代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因为我们这一代人正好经历这个过程,如果像现在影响这么大的技术本身,主要的技术应该从上个世纪40年代到60年代,计算机,光纤,微博这样一些相关技术,到现在的很多展示技术都在那个阶段。当这个技术刚出来的时候大家并没有认识到,或者说大家还没有领会到这一个新时代要到来,所以可以说上个世纪的40年代到60年代这些技术的发明,点燃了新时代的引擎,真正爆发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使得我们整个社会开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90年代,我个人观点是90年代。什么事情呢,互联网普及,电子商务,这两件事情。

    所以现在我们回过头来想的话,刚才领导已经讲到了银行的变化,其实大家可以我们周围所有的,包括我们的教室,我自己是一个师范毕业生,我就从我看到的学校变化,应该从90年代以来有非常大的变化。所以这个变化我想就不多说了,因为大家天天体会到这个。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很多理论上的争论问题,有哪些变化呢,咱们一张片子一句话。

    首先是高度的专业化和多纬度的分工。经济管理学院的老师都很清楚,我们一讲亚当斯密就从分工开始,分工创造财富。但是今天的分工大家想想和50年前的分工,可以说是高度的专业化和多纬度的分工,这一点是非常突出,有一个著名的华裔经济学家,已经去世的杨小凯,他专门讨论到专业化和分工的问题,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第二点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一个多主体、多层次、多视角的世界。一个前景更加不确定的世界,不是所有事情都确定的;知识和信息的爆炸。我们上师范的时候曾经说过一句话,说是要给学生一杯水,自己就要有一桶水,今天我实在不敢讲这句话了,现在的老师谁敢说,学生是一杯水,你是一桶水,所以整个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了。

    第一个新时代这个词就不展开说了,先说一个基本观点,我们考虑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到我们今天的时代和50年前,不远说,和50年前,和我们上大学本科的时候,已经完全不一样。所以我们不赞成,当时学术界有这种观点,认为今天的世界只要把某某理论,我们回到某某某去就行了,我是坚决反对这个观点。

    第二词是新人才,既然时代变了,人才就必须变。对人才的要求完全改变了,我想说五点,新人才到底应该什么样的新人才,我列了5点,正确的理念,先进的技术,平衡的心态,广阔的视野,学习的能力。

    什么叫正确的理念,刚才我们讲到了,包括我们对社会的认识这本身就是一个理念,为什么我们不赞成回到某某某的那些说法,因为今天面对的世界跟以前不一样,我们怎么要求马克思,要求亚当斯密替我们把经济上的理论都说清楚呢,不可能的。那就是今天人太无能了,一切理论古人都替我们说了,甚至说回到孔夫子,孔夫子更没法了,所以正确理念现在就这样了。

    第二个我可能要讲开一点,我们现在这个先进是怎么来的,咱们讲唯物主义,它是要靠技术,如果没有这些技术,我们今天在这儿讲理念1那都是空讲,先进技术主要是什么。刚才邮储银行领导也讲了不少,非常实在,非常具体。如果从大方面来说,我这儿列了几个,可能在当前来说,我希望咱们老师和同学们给予更多关注,恐怕就是两个,一个就是物联网技术,我们有越来越多的传感器新的发展。也就是说我们能够使得,现在就不是说每一个人有问题,而且恨不得每一个东西都有一个芯片,这样使得我们整个经济生活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亚当斯密讲经济的时候,曾经认为分工创造财富,而分工怎么能实现呢,是要靠人跟人的交往。而这个交往受地理条件的限制,亚当斯密那个时代只能讲到这儿,但是今天大家看到由于互联网,这里的限制对我们关系不是很大了,地球已经成村了。    

    所以这种情况下,使得我们现在经济活动有好多都变化了,比如所谓的产销合一,现在有一个新词,是这个生产者和消费者这两个词拼一块了,产销合一。所以这种情况下,所谓以前的这种价值链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本来我们只想到信息技术用了,反应快就是了,大家不要小看这个快,这一快,所有的好多事情都变了。

    所谓的大数据问题,冯诺依曼曾经讲到经济理论的时候,曾经讲过这么一句话,他说现在经济理论不行,经济理论不可能像物理发展那么好,原因是什么,数据不好。他说物理学,当牛顿总结出规律来的时候,前面已经有准备了那么多数据,所以牛顿才能总结出数据来,他说到现在为止,经济学界还没有出现地主,冯诺依曼1944年说的,大家如果看他最有名的那本书,他讲到这一点。从冯诺伊曼说这个话,1944年到今年,69年过去了,什么变化了,数据。

    上午和阿里巴巴的朋友谈这个事儿,我们现在从技术上讲,可以把我们,哪怕光棍节那一天上百亿的所有数据,我们都可以抓到手,从计算机技术来说我们已经能做到这一点。但是现在咱们比冯诺依曼那会儿好在哪儿呢,我们有海量数据,当然这个海量数据怎么用,算法样,它的知识产权问题,所有权问题,使用权,又带来一大堆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今天已经提到日程上来了,我们可以非常骄傲的说,我们比冯诺依曼那个时代,有更好的条件来研究创新我们今天的经济理论。

    第三个我简单说一下平衡的心态。广阔的视野,换句话说要承认多样性,你可以喜欢高雅音乐,你还可以喜欢小沈阳,都可以存在,谁也别骂谁。

    最后一个学习的能力,这么多东西,怎么办,老师教的了吗,教不了,哪个学校也教不了,靠自己,要学习。

    所以第一叫新时代,第二个叫新人才,第三新教育,落实到驾驭,我用了一个词,点燃火炬,实际就是对教育说的,这句话不是我们说的。传统教育和现代教育的对比,我没有时间展开了。接着往下走,教育必须要从根本上改革,要从制造“零件”到培养新人,从模仿记忆到启发创新,从灌输知识到点燃火炬。

从批量处理到个性化,这都是我们教育面临的根本变化,每一个都有,每一个片子,刚才那一句话都展开一个片子。这个稍微停一下,因为这个话不是我说的,据说是苏格拉底说的,当然有几种不同的版本,有人说不是苏格拉底说的,咱们不管了,但是很赞成这个说法,类似的,就是说学生不是一个容器,不是说我给你灌输知识,学生是一个有能量的,我们老师应该做的是点燃火炬。

    学校和老师的作用到底是什么,这是值得我们所有当老师的人思考的,这是值得我们所有当老师的人思考的,特别是作为师范院校。全新的时代需要全新的人才,全新的人才需要全新的教育。咱们互联网协会,五届应该说做了非常好的好事儿,上次跟刘芳说,我们酝酿这个事儿的时候,到今天这么大规模确实是非常振奋,做了很多好事儿,我们这个大赛的意义和深远影响我相信会越来越大。即将开始的第六届大赛会取得更加丰硕的成果,也预祝我们第六届大赛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大赛公告